西安指月心理咨询服务
联系方式

联系人:孔令岩

电 话:15389011083


联系人:李望舒

电 话:13363930032


邮 箱:lingyankong@163.com   

地 址:陕西西安交通大学沙坡交大街兰蒂斯城5号楼2801

公共微信号:(WangShuXinLing)


李望舒微信二维码.jpg

妈妈,我不想变成一个东西(二)

浏览数:1 
(续上期)

一个重要治疗理论:
在对豆豆父母的访谈中,我着重强调了“儿童客体恒常性”的建立。
什么叫“客体”?什么是“客体恒长性”?
“客体”(object),是一个与“主体”相对的概念。主体,就是“我们”的第一人称感,而客体则是我们作为“主体”所指向的对象。比如对豆豆来说:爸爸、妈妈、玩具、东西、橘子等,都是客体。“客体恒常性”顾名思义,指的是我们与“客体”能够保持一种“恒定的常态”(constancy)的关系。
客体分为外部客体和内在客体两种。外部客体是我们体外客观世界里的东西,内在客体则是我们内心里形成的、对应那些外部客体的图像。
拥有客体恒常性,意味着人们有能力,保留(自身以外的)客体在心中映射出的稳定图像 (Fraiberg, 1969)。此时,我们内心拥有的,是“稳定的内在客体”。
内在客体的稳定包括两层意义:
1.情绪上的稳定:指的是,当我们与外在客体在空间上远离的时候,心中仍旧可以保持这些客体的形象,同时仍能够通过内在客体,感受到自身与客体保持着一种稳定的亲密情感 (Fraiberg, 1969)。“虽然他(她)和我一段时间没有联系,我仍能感受到我们是相爱的”,就是一个例子。
比如豆豆,如果是去幼儿园,仍然在心里保持对爸爸妈妈的影象,通过这些形象,感受到自身与父母的稳定的亲密情感。
2.认知上的稳定:指的是,某个客体在我们心中的形象是“一以贯之”的、“稳定”的,我们不会因为Ta(外在客体)一时无法满足我们的需求,就立刻推翻之前对对方的感受与评价(内在客体)(Mahler, Pine&Bergman, 1975)。例如:“虽然他(她)犯了个错误,但我依然觉得他(她)是个不错的人”。
例如豆豆,虽然爸爸的暴脾气让他害怕了,但仍能感受到爸爸对他的爱。这需要通过时间和认知的成熟进行加工,但对于一个两岁多点的孩子做到这点不太可能,所以父母的情绪稳定才能帮助孩子建立稳定的客体恒常性。

352e67670e454b5bb5417cf4b2727b1a.jpeg

客体恒常性是如何形成的?
在客体恒常性形成前,儿童和抚养者关系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自闭”、“共生”、“分离与个体化”(Mahler,Pine&Bergman, 1975)。
“自闭”阶段(0-2个月)指的是,在婴儿诞生的初期,孩子大部分时间都在睡眠中度过,处于一种自我封闭的状态中,还没有发展出自我或是抚养者的概念,对于客体没有觉知。
紧接着婴儿会进入“共生”阶段(2-6个月),他们开始有了自我的“主体”意识,开始模糊地察觉到自己对于抚养者的需要。但此时的婴儿觉得自己和抚养者是一体的,是同一个意识,婴儿认为自己的任何需求一定会即刻被抚养者满足。
在“分离与个体化”阶段(6-24个月)随着婴儿行动能力的提升,他们可以从抚养者身边爬开,探索更大的世界。婴儿慢慢意识到自己是自己,抚养者是抚养者,并开始成长为不需要时刻依附于抚养者的独立个体。
“分离与个体化”阶段是孩子形成客体恒常性的关键时期。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一方面认识到,抚养者有时会无法及时回应自己的需求,但是这没有关系,不会带来毁灭性的结果,因为抚养者还是会在后来回应自己的需求——这让孩子学会安心等待,并能够接受一定时刻、和程度的失望。
在内心形成关于抚养者稳定的图像,至关重要。只有分离,才有机会让孩子锻炼内心稳定图像的形成,而只有整个过程中抚养者仍然足够好地回应了孩子的需求,孩子才能产生对抚养者的信任。
最早的客体恒常性,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开始形成的。可以说,我们在人生最初时期,对抚养者形成的信任,是我们对整个外在世界的“信任”的起点和基石。

幼儿分离的过程,有哪些错误的做法?
在“分离与个体化”阶段,抚养者不当的分离方式会阻碍孩子客体恒常性的发展。
错误一:完全不分离
有的抚养者时刻和孩子在一起,总是及时满足他(她)的需求,从来不让孩子感受到失望。如此不允许分离,孩子与客体的关系,将始终停滞于“与抚养者共生”的阶段。(Mahler,Pine&Bergman, 1975),他们无法得到锻炼,阻碍了在抚养者不在身边时,在心中产生抚养者的影像的机会,从而无法得到机会形成客体恒常性。
错误二:直接强制分离
分离对于孩子来说是一个复杂的体验。一方面他们因为在世界探索感到快乐,另一方面却因为离开赖以生存的抚养者感到焦虑、害怕(Mahler,Pine&Bergman, 1975)。
所以,好的分离过程,要求抚养者们“在被需要时仍会出现”。这是一个分离的安全基础,孩子知道这件事,可以暂时搁置分离的焦虑,自己去体验世界 (Mahler&Furer, 1969)。
而在与孩子分离时约定与孩子重聚的时间,并且履行承诺,才能给予孩子安心等待抚养者回来的信心。在这样的信心中,孩子内心开始形成对于抚养者的稳定图像(Mahler,Pine&Bergman, 1975)。
当孩子们能够等待,且自信地期待满足,他们开始形成安全感,且不因与抚养者的空间和时间距离而改变。
我后来在对豆豆的父母进行访谈的过程中,发现豆豆的爸爸对孩子不去幼儿园时很生气、急躁和愤怒的。豆豆的客体恒常性本来建立的就不好,内心敏感,没有安全感,如果在分离的时候采用强制的方法,是很伤害孩子的。豆豆出现的应激反应:   “在幼儿园哭”——代表了孤独、恐惧、无助),“不想变成橘子或者一个什么东西,代表了怕被抛弃、扔掉”,“不想死”——代表了恐惧,“不想变成一只手”——代表了恐惧。
儿童的内心是敏感的,当我把这些解释出来的时候,当事人以及咨询师和助理,都会感到心疼。
错误三:成长过程中抚养者的回应忽冷忽热
孩童必须累积足够多的温暖经验,并且认为温暖是种生活的常态。这样,孩子才能不会因为小的分离或不快,就动摇自己内心稳定美好的、关于“客体”的图像。
也是因为美好的经验足够多,孩子会原谅抚养者的一些过失、对自己的伤害等,他们慢慢形成“理智上整合矛盾”的能力,他们经历一番内心斗争,开始接受“有瑕疵、但足够好”的概念(Ainsworth&Bell,1970)。
因此,豆豆的后期的心理成长,有赖于父母的持续成长。父母的情绪稳定、人格健全,才是豆豆生命成长的丰饶土壤。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李望舒:13363930032
孔令岩:15389011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