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指月心理咨询服务
联系方式

联系人:孔令岩

电 话:15389011083


联系人:李望舒

电 话:13363930032


邮 箱:lingyankong@163.com   

地 址:陕西西安交通大学沙坡交大街兰蒂斯城5号楼2801

公共微信号:(LWSXLHY)


李望舒微信二维码.jpg

用正念跟脆弱和解

浏览数:12 


——致在完美中挣扎的人们

西安心理咨询  李望舒(企业EAP)员工帮助计划

下面的故事可能是你、我或者某一个人,是发生在现代人群里的常见的故事。请勿对号入座。

你们看到的我,是某个行业里的精英或某个领域的导师,在这个领域,我光芒四射,个性冷静,无比励志,从没有胆怯,也永远不会倒下。我很骄傲,意气风发,侃侃而谈,走到哪里,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和中心。

我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你必须优秀,必须坚强,必须完成任务,必须脱颖而出,必须与众不同,必须自律,必须懂礼,必须这样,必须那样……”我一直以为,我很高尚,从不同流合污;我也很坚强,永远在自己的领域里会做到最优秀;我与别人不一样。我鄙视那些道德龌龊的人,看不起那些感情脆弱的家伙,不屑于他们的鸡毛蒜皮,胸无大志,更瞧不上他们为人处事的敷衍了事、对工作的得过且过。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一个坚强的战士。我做事尽善尽美,自己能搞定的事,尽量不依赖别人。我做事从不拖泥带水,很少有儿女情长,从不会柔软。我走路一阵风,身体僵硬,性格硬朗,斗志昂扬。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团队里的太阳。

好多年,我以为我就是别人所认为的样子。因为人们总是在别人的眼睛里看到自己。

慢慢地,我的生命遇到了瓶颈。工作上长期不分白昼黑夜导致身体严重损耗,我逐渐开始变得虚弱。腰椎颈椎这两个重要的交通枢纽都出了问题。情感上,我的光辉强大让爱人黯然失色,相形见绌,离我而去。事业上,除了上司对我极尽赏识,我的下属和工作伙伴觉得跟我在一起,压力山大。他们都变得笨手笨脚,我说一句他们动一下,否则极恐惧出错,导致很多事情我不得不亲力亲为。即便如此,还得不到大家的真心,他们仿佛只是为了拿薪酬而与我一起共事。在他们的眼里,看不到轻松和笑意。他们的肢体竟然也变得跟我一样僵硬,风格也与我越来越相似。我忽然发现,虽然我拼命努力,却开始在各方面全面崩溃,举步维艰。曾经的我,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现在的我,却崩溃于自己的无能、无力。

我像鸵鸟一样蜷缩了起来。不愿意再面对世界。我甚至变得不敢做电梯、不敢上火车、不敢做飞机、不敢去人多的地方……我在人前不敢再侃侃而谈,当众发言对我来说变成了一种灾难,我想要逃离,逃离一切地方,只呆在我熟悉的房间里。我对自己越来越失望,我开始痛恨自己,而这种痛恨,使我愈加惶恐、我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除了身体的病痛、情感的受挫、事业的困顿在伤害我,我对自己逐渐暴露出的弱点的不接纳和恐惧也在深深伤害着自己,我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timg (18).jpg



直到有一天(感觉好像经过了一个世纪),我遇到正念禅修。在老师的引导下,我从观察自己的呼吸开始,我开始观察我自己。观察我的身体,也观察我的心。

慢慢地吸气,缓缓地呼气。

我观察到当我的颈椎正在生病时:

我的颈椎正在疼痛,这种疼痛紧接着带来了我的头晕;我观察到这时候我的心里非常的的紧张不满和对立,甚至讨厌我自己。我不满意自己怎么可以生这种中老年病?而我是青年才俊。我的紧张感加深了我的颈椎的疼痛。我还观察到我的思维和意识。我的意识在说:我之所以生病,都是活该,也许是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才得到如此下场。我观察到这种意识的评价也加深了我的痛苦。

老师说:“观察你的颈椎,和它呆在一起,看着它是怎么痛的。是一阵一阵的,还是持续的,是僵硬的还是紧张的?有多大一片疼?转动一下颈椎,是往左边转动疼还是往右边转动疼?除了痛还有什么感觉?心不要乱跑,不要评判,不要讨厌或者喜欢,只是感觉这种疼痛,接纳这种疼痛。调整呼吸——”

一开始,我分不清是心痛还是身痛。后来我发现,这种评价首先是心很痛苦,心紧张、焦虑、坐立不安;这种情绪加剧了身的痛苦。逐渐地,我学会把心的痛抽离出来,只是单纯地观察和治疗身体的痛。不可思议的是,我的颈椎的痛似乎不再难以忍受了,痛苦减轻了一半,似乎没那么痛了。

我观察到当我上电梯时:

我的脚步迈不开,当我最后终于纠结着上了电梯,我的心很慌乱,忐忑不安。电梯每一次的震颤,都会使得我的呼吸更加急促,心好像被撕裂成八瓣,已经提到嗓子眼里了。最要命的是,我鄙视讨厌自己这幅恐惧的样子,我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指责和嘲笑我:“看哪!你这个青年才俊。为什么对一般人这么容易的事情,你却笨的像个猪。”我真想狂扇自己耳光,也想狂扇那个指责我的声音,但却不知道那个声音来自哪里。

听到老师说:“观察你的呼吸,缓慢地吸气,均匀柔细地呼吸,把注意力放在呼吸上。心不要乱跑,不要评判嘲笑自己。你很害怕坐电梯或者地铁,承认这一点。不要抗拒这种害怕。你是可以害怕的,为什么不可以?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不喜欢的东西。接纳自己的害怕。如果你不想坐电梯,可以随时下来。保持呼吸均匀,让你的心关注当下。”我瞬间泪崩,老师的声音一直回向在耳边:“我是可以害怕的,我是可以脆弱的,每个人都有害怕或者不喜欢的东西。”我观察到当我接纳了这种害怕,我反而变得镇定了许多。好像我的心理上有了可以停靠的岸。

我观察到当我开会讲话时:

我变得很紧张,我想尽快地把任务安排完成。我讨厌我的员工看着我的样子,我更讨厌作为主讲人,台下上千名的听众黑压压的一片。我现在很怕出错,我怕别人看见我现在的样子。

我听到老师的声音:“专注于你的讲话和你要给大家布置的任务。调整呼吸,用心观察你的小组员工,不要回避。用你的眼睛,把他们每一个人看过去,真诚而用心。告诉他们,让大家提出意见和建议,因为你的方案有可能不完善,有漏洞,或者思路不清。”

按照老师的提示,我努力收回胡思乱想的心,开始专注于工作任务和方案,慢慢地,无关的东西变成了背景,我想要表达的东西自然流出,当我告诉我的工作伙伴和员工我的方案可能不完美、思路可能不清晰需要他们协助时,他们开始慢慢理解我,并开始给予我很多的建议和支持。我感受到空气变得温暖而流动,人们的肢体也变得更有灵动性而不再僵硬了。

我开始一点一点,把这种方法应用到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擦桌子、扫地、浇花,购物、走路、谈话、坐车、欣赏美景、做策划方案;让自己接纳偶尔袭来的脆弱和无力感,不再抵抗、逃避和愤怒。时时告诉自己,悲伤会过去,快乐也会过去,那些情绪都不是自己。安然当下,思绪不再乱跑,和自己呆在一起。我的心逐渐变得详和而宁静,心里越来越踏实而真实、不像之前似乎一直是在半空中飘荡。


后记——这是我用正念禅修带领很多来访者走出心理泥沼的过程。我用第一人称把故事记录下来。现代社会,竞争与要求完美,使这样的来访者不计其数,他们可能就是你、我或者人群中的某一个人。后来我忽然想到了,来访者曾经对他人弱点的鄙视和不接纳,其实是对自己内心深处弱点的不接纳。只有学会了爱自己,不跟自己较劲,才能真正学会爱别人、理解别人和爱世界,理解世界;如果脆弱是一种情绪,一定还有自我;如果脆弱是一种智慧,那一定是无我,是对现在的接纳和安住。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无须害怕烦恼,而应害怕没有觉知。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李望舒:13363930032
孔令岩:15389011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