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指月心理咨询服务
联系方式

联系人:孔令岩

电 话:15389011083


联系人:李望舒

电 话:13363930032


邮 箱:lingyankong@163.com   

地 址:陕西西安交通大学沙坡交大街兰蒂斯城5号楼2801

公共微信号:(WangShuXinLing)


李望舒微信二维码.jpg

四时轮转

作者:申咏臻浏览数:11 

                                 

  高三文一 申咏臻      2017年元月30


   感谢荷尔德林,因为他说思想最深刻者,热爱生机盎然。”——题记


   一、冬日起

   树在风中瑟瑟着,天阴沉下脸却没有作声,如同发闷气的女人,看到她这张脸就会使人情不自禁地躲避以免受压抑的煎熬。我坐在门后,对冬日伸出的没有温度的手视而不见,顾自拘泥于尘埃堆积与黑暗无光的境地里,一面如同不见天日的囚徒沉沦在灰暗与颓败中,一面如同搁浅的鱼挣扎在水洼里,一会儿畅想光明成为生命的永恒,一会儿期待江河湖海的最终贯通——我坐在那里没有动,思绪却飘散开来,一切想法如同泡影,似存非存,这是我的青春的序曲,它从迷茫与五光十色的幻觉中裹挟着单纯而来,它或而鹤立鸡群般高傲,或而如人弃履般颓残,这第一波生命的泉涌以不可阻挡之势扑面而来,着实令人感慨。

   凛冽的是风,而更脆弱的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皮肤与体质,表面的侵蚀如同少女一场梨花带雨的哭泣,招来安慰或嘲讽,内里的打磨又似少年一次倔强之后的低头,低头后走向沉稳或轻狂。在众人分道扬镳的一刹那酸甜苦辣冲在一起另人嗅觉顿失,如同初冬的雪,急转而下,飘零而去。

   生离死别颠沛流离与月的圆缺仿佛昨日印在书上的几行诗词,当它们赫然跃于生活的鼓角上,过去的节拍便乱成了一片。这已不是青春,却依旧属于青春——它不是矫揉造作的青涩之痛,而是人生的一道沟坎,但青春年华的人总还将沟坎过成了矫情的陈词滥调。回首前尘,令人唏嘘却也想要放声大笑。

   放声大笑,因为凛冬绝不止是肃杀,还是春回大地的前奏。黑格尔说在纯粹光明中就像在纯粹黑暗中一样,看不清什么东西。当一个人走出黑暗的笼罩而又接纳光明时,他为黑暗而感慨,因为黑暗使他感受到了何为光明,他为光明感动,因为光明使他知晓了黑暗,昨日的错综复杂终于爬出黎明的混沌,在今日破晓,执着的纯粹被断然放下,人才最终变得纯粹。

   冬,是个表面肃杀的季节,是自我之外的世界,肃杀却又因琼花玉树令人难以放下。而与此同时,冬,是个养精蓄锐的季节,是自我之中的家园,人们积蓄着这个不可错过季节的所有遭遇的反思,将精气神放置于全身,因为春华解冻之时便是破土之日。

   雪莱的《西风颂》如同高亢激越的乐音,这正是萧瑟的祁寒冬月的另一种发声:“……请把我尘封的思想散落在宇宙

   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

   

   哦,请听从这一篇符咒似的诗歌,

   就把我的心声,像是灰烬和火星

   从还未熄灭的炉火向人间播散!

 

   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巴

   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哦,西风啊,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二、春日承

   春日生,万物始复苏。蛰虫兴奋而出,猛兽也渐渐回神,说来真是个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时节。

   春日不属于慵懒的人,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慵懒是冬的困乏,而春是精神屹立的载体。常有人不能顺四时而衬其行,终日散漫而郁郁。虽然大道周行不怠,春与秋其代序,世事多无常,但人生的方向,最终的境遇,却时刻在个人的手上,春是君子,必慎其独也。    

   春是萌发,拥有无限可能。果戈里说青春之所以幸福,是因为它有前途,前途是既定的,至于通往何处却是摇摆的。春提供可能,如同大数据时代无限的机遇与知识的膨胀——有莲花之贵洁处即有淤泥,有淤泥之脏污处更生洁贵,并非莲本身之贵洁,并非淤泥定生此花——社会革命与技术革命的时间差造成的战乱与混沌投射在人的履历上就像行动与知识思想的接轨时间差造成的忙乱与迷惑一般。在多可能时代人类作为一个种群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使自己不断增长的知识与如何运用这些知识的智慧保持平衡,群体离不开个体,在春意盎然的时节里,冬未灭夏未至,火候未到,一个正值春意的人,正着手将知识归整,化为智慧,化为实际。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新新所聚如腾蛟出水,焕然一新,智慧跟上知识的步伐,知行合一,回首才更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毕竟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然而匹夫只知吹捧山之巍巍海之泱泱,指点江山,却在责任背负之时选择退缩避让,实是能力担不起职责,心有余而力不足,实是只管针针见血不管结痂消疤。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世之君子,欲求非常之功,则无务为自全之计,若非有良、平之智谋,贲、育之勇猛,仪、秦之辩略,单以只身扛泰山,则犹如飞蛾扑火不自量力,犹如叶公好龙情怀撑不起现实。春真是温润,滋润了万物,对于人而言,直是好的坏的一起裹着来了。难怪韩非冷眼以对世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即是知而不能止,义而失其度啊。匹夫之为,常以不止与失度而被诟病,但人人都需要有所为,方能生之蓄之,在如切如磋的琢磨后洗练成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玄德状,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也;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为而不恃犹如就筏便思舍筏一般,为后能知不为之益,方能求取平衡,所谓大方无隅,君子不器。春开放胸怀,止于当下,放眼古今。匹夫之为何不尽于此?

   春日生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三、夏日转

  夏云暑雨火热而不羁,如果春是温火煮新茶,夏便是大火滚汤花。

  它热情如一面巨扇,摇曳之下群树葱茏花海泛香,它掌控作物成熟的脚步,没有夏之热情,金秋何以硕果累累。黑格尔说假如没有热情,世界上任何伟大的事业都不会成功。春日生发是一个能量积聚的过程,而夏的热情使零散的堆积逐渐凝聚,积力之所举,则无不胜也;众智之所为,则无不成也。热情所富有的并非是躁动,而是昂扬的凝聚力,它使生命力贯注于生命所关注的任何地方。没有热情,便难以掀起浪潮,伟大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它能够在人们的心湖中跌宕而来浩荡而去。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死灰既灭一吹即散。人需要热情,不只是为了那些轰轰烈烈,还是为了细水长流。夏日炎炎,热情是它的主基调。

  青春泛起的波澜如同夏季树荫里的蝉声。晴空会因片云而细碎,大雨会因忽晴而悸动,蝉如同少年声嘶力竭地呐喊与宣泄,在这个波动的时段里鼓翼不歇。人们这样定义青春,它热烈却躁动,沉静却迷惘,仿佛它从来不可控,如同夏的雷霆之怒,它似乎只属于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只属于跌跌撞撞与不断成熟,它仿佛一定是一块注定染上色彩的白绢。而事实是这样的青春只有一次,而人生还有无数与之不同的青春。人们会因选择迎来生命的四季,行走于自己的青春之夏。夏来去匆匆,动静之大令人难忘,但一切所发生的,并非只影响人们善感的灵魂,在四季的轮转中,人们亦受雇于一个伟大的记忆,即使它破碎而斑斓,也依旧能够伏脉千里,在某一时刻与人们打个照面。

   夏是热情的,青春是躁动的,罗曼罗兰说哗众取宠是年轻人的天性,特别是在他们无足轻重的时候。也许夏日的烘烤令人情绪高涨,思绪里却乱烟丛生,少年看到夏花之绚烂,便不禁与之同比与,渴望来自外界的关注与赏识,他们将目之所及的事物取用得来以装饰外表与内里,却忽视了自己思绪里的杂草乱烟。人在一无所有时是能闯荡的,在无足轻重时是能表现自我的。青春之夏燃烧着热情,却不是每一个青春年华的人都能运用好这份热情。这热情有太多的躁动掺杂其间,它冲动而随意,如水沸粥热,应须扬汤止沸,扬汤止沸意在纯熟。

   夏日不可辜负,青春不可辜负,选择只在热情与躁动之间,我们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四、秋日合

   葱绿逐渐褪为金黄,舒展逐渐转为收缩。夏的酒酿已然可以收获,霍然高远的天空更显苍茫。

   秋气严肃,一场秋雨一场凉,仿佛迟暮至,万物衰。这气息如同徘徊于沅江边的失意之人的吐纳,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肃穆之处则更有金石撞击般的执着与尖脆,衰处近乎玉石俱焚,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秋风是从战场上袭袭而来的,如同几经摧折的人们内心夹杂的情绪所化成的利刃,锋芒毕露却不胜寒意。

   然而秋或有一重独特的气势,将天地推开,低头肃穆抬头苍茫,近看严肃远眺清逸。这是一种由涵养才慢慢凝聚出的气势——秋是厚重中的灵动,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因为见证了物华的始生与繁盛,清洁其生与污秽其灭,便不会固于一理,秋是锤炼后的融汇,君子当存藏污纳垢之量,不可持好洁独行之操,不拘小节,但顾细谨。

   秋是最终的成熟,是瓜熟蒂落的一刻。经历秋季才能知晓在寒冬来临前有所准备,在冬来之时养精蓄锐,在春寒料峭时方能傲立枝头。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当人们能够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与自己的所求所处时,便也能够渐渐通达与赤诚。那时曳尾于涂中或择事而从不过是一种生活的选择罢了。

   秋冬收藏,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五、后记

   这是一篇回忆总结式的文章,碎碎杂杂,但主要还是以蓬勃的生命力而言的,这么说也许很奇怪,因为通篇并没有什么昂扬激进的描述之词,但这也正是我想表达的:生而为人需要一种蓬勃的生命力,至少有它你不会轻易虚度烂漫一生,也不会让人太过消极,因为这种生命力是来源于内在的强大,它需要人们反思,需要人们通过不断精进来持续,它激昂不到哪里去,毕竟为它所做的事都再寻常不过了。

人类学家阿什利蒙塔古说我们真正继承的是塑造和完善自身的能力,使自己不成为奴隶,而成为命运的主宰。人们要成为自己,而不是无意识地将自己交于他人,然后试图让他人来承担自己人生的责任,如果连一些担当都不具备,一旦让人们主宰自己的命运,那实在是一件混乱的事情。

我在生活中磕磕绊绊着,年华随之而去,有时痛到深处反而能一笑而过。生命虽然短暂,但我不为逝去的年华而叹息,时间只是一如既往地前行,每时每刻我与它并肩而立,与其唏嘘不如同行。有一天我从梦中惊醒,仿佛一切昏溃的堡垒骤然倾倒——我裹足于愚痴的圈子不前,这便是对此生最大的叹息。绝望从来不是人们放弃的理由,劳累从来不是人们逃避的借口,但它们总如高墙,将一群又一群人束之其中,对此,我只有这么一种领悟:我们被自己的过去所囚禁,却以为这就是一生。我们不易掌控时代的进程,有多少人就如搁浅的鲸,海涛滚滚,他们恍被遗弃,生命的最后光阴无异于自杀之旅,这种残忍而令人悲切的淘汰因为它的被动属性而牵扯人们的心怀,它从外在迫使一群人居于墙内,我们回头反思,这些囚禁人们的东西一定会遭受批判,因为时代日新月异,批判者和那个被批判的时代无论从空间还是时间上,都已不一致,这种差距使人有能力发声。但是人可以主动地做出反应,墙是真实的,同时也是不真实的,即使处于相同的境地,也会有不同的选择,等待的人不一定都是渴望被救助的,人完全有能力厚积薄发,你在恼怒与不平中等待时代做出新的判决,不如充实自己,有一天你将不止能见到门前的山,还能见到远处的海洋,昨日的高墙或许在悄然不觉间已变为使你高瞻远瞩又能安稳站立的平台。

无以一人之大藐万人之肺腑,无以万人之大藐一人之悲喜。亲友并不一定是一类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圈属,我们能够互相的建议,提出自己的支持与否决,但我们无权过多涉足他人的一生,没有谁可以为另一个人负担他人生的所有,亲友如此,何况萍水相逢,何况未曾谋面。情之一字可以维持世界,如何维持却在人人。人们可以在各种规矩里分出高下,但本身并无此较量,我们须有身处世事接受纷纭的自觉,亦须有不为其所拘束的眼界和胆识。

   在我所能感受的范围里,人们早已开始努力使自己主宰自己,并将这种趋势由外在渗透到内里,我们重新定义生活,重新定义成熟,重新审视跌宕起伏的风云下的各种浪涛。当我们被说成是蜜罐里的一代时,我便知道,我们中间的人一定会有超出蜜罐的定义的,因为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自己,所谓的蜜罐是前辈为后辈提供的舞台,是老人对年轻一代的警示,绝不是什么盖棺定论的话,毕竟我们的生命才刚刚开始,拥有无限可能,我们要注意的是反思与选择。当问题被提出时,它就不足为惧了,这是一个问题被不断提出的时代,它证明我们在反思,下一步则是行动力。

   每个时代都有堕落的人,每个时代都有积极的人,而往往他们只是一念之间的不同,举手投足的差距。我们需要交流,才不至于双双自以为是。这是我的想法,它会有欠缺和不足,分享出来是因为我珍惜它的价值,并清楚这种交流可以碰撞出新的范围,或许还会提升我们的认知。今天我写下的是几年来的反思,如果一个人的信念是生生不息,他便会做出对毁灭和消亡的心理准备以及实际应对,接受生命穷尽的必然,事物盛衰的自然,他的一举一动生机盎然。最后用斯科特的话来做结尾真正掌握和控制情感的人,不仅不会缺少激情和活力,而且能使情感更为深刻和成熟


在线咨询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李望舒:13363930032
孔令岩:15389011083